首頁 > 最新動態 >  卡在新政的購房者:放棄還是借錢買房?

卡在新政的購房者:放棄還是借錢買房?

2017.03.24

北京今年的春天格外陰冷潮濕,3月17日下午,江小魚早早跟單位請了假,他要去看房。


這已經是他這個月看的第12套房子了,他暗暗決定,如果問題不大,就立馬簽約,房主變卦漲價的事,他這段時間經歷了太多次。


江小魚看上了海淀區小南莊社區,老破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萬泉小學。雖然早幾年他貸款在昌平區回龍觀買了房,江小魚也在這房子里結婚生子,但眼看孩子馬上要上小學,才發現回龍觀里并沒有讓他們滿意的小學,為了孩子的教育質量,夫妻倆一商量決定再咬咬牙,把回龍觀的房子賣了換學區房。


房主剛見到江小魚,還沒等他開口,就說“600萬,一分錢不能少!”江小魚沒吭聲,先在屋里轉了兩圈,仔仔細細地觀察起來。期間,房產中介的人走到門外,接了個電話。


江小魚跟房主說“行吧,等中介的人回來,我們看看怎么付個定金,簽個合同”。


等待的時間大概有五分鐘,中介推門回來了,“江哥,北京的購房政策變了,你可能買不了這房了!” 


3月17日下午,北京出臺了更嚴厲的限購政策:居民家庭名下在本市已擁有1套住房,以及在本市無住房但有商業性住房貸款記錄或公積金住房貸款記錄的,購買普通自住房的首付款比例不低于60%,購買非普通自住房的首付款比例不低于80%。


江小魚一聲不吭的只能先回家了,他要好好思考一下。到底是放棄還是再借錢,江小魚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辦。


按照新政,這套600萬的房,江小魚要拿出480萬的首付。這還不包括稅費、中介費等其他支出。他不知道去哪里找,那多出的首付款。而且,本來已經決定買回龍觀房子的買家也因為政策,晚上跟他說要再考慮和觀望一下。


江小魚顯得有些絕望,其原因有三:一是原來準備的300多萬元的首付中除了結余的賣房款還有20萬元來自于親戚朋友的借款;二是這幾年家里存款加起來還不足30萬,就算全部用于購買這套55平米總價600萬元的房屋,再需要再借150萬元對他來說壓力不小;三是回龍觀的房子現在重新尋找買家,能否賣出個好價錢還是個問題。


江小魚的買房經歷,并不是個案。


樓市長期演繹著財富效應,使得家庭的增量資金依然會青睞樓市。通常我們身邊最典型的例子,大概就是那批5、6年前,硬著頭皮也要向親戚朋友借錢買房的人。如今的他們,顯然已經成為“人生贏家”。


雖然從小父母就教育我們要過量入為出的生活,輕易不要舉債借錢,殊不知在買房這件事上,還就得借錢,特別是找銀行借錢。信用貸款、抵押貸款、擔保貸款甚至互聯網金融借貸平臺的有效利用也都為“以小博大”的財富創造提供了可能。比如借貸寶上找好友借20萬,信用貸款、抵押貸款、擔保貸款各種渠道都利用上,大概能湊出大概80萬到150萬。

而且,首付比例提高了,貸款買房還月供的壓力就小很多了,有人測算過,表面上20年等額本息的房貸,其實真正供樓的時間只有前5年,一旦熬過去,后面供起來將會非常輕松,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你的收入不斷在增加,人民幣在不斷貶值,兩個作用相互疊加,10年后的月供數額與一開始相比就會顯得微不足道,不到一開始壓力的1/4、1/5,甚至更低。

像江小魚這種情況,那就把房子的標準再降低些面積再小點,先暫時滿足上學的需求,后面有能力了再去買改善型的大戶型。


當然,更是要合理負債,評估好自己或者整個家庭的負債能力,雖然類似房貸、車貸、信用卡透支、融資融券、保單質押這樣的負債,都屬于合理的良性負債。隨著金融創新的不斷推進,可供我們借錢消費、借錢生財的渠道變得越來越多。但需要牢記的是,在硬幣的另一面,借錢也可能同步放大風險,科學合理的負債也要特別注意以下幾點:


第一,多借低利率的貸款。

借款通常是有成本的,無論是房屋按揭貸款還是消費類、信用類貸款還是借貸寶上朋友之間的個人借款,借款者都應結合自身的償還能力及借貸成本進行比較,選擇成本最優的工具。


第二,控制合理的借貸比例,保證還款的現金流充足。

無論是為了消費還是為了投資,借錢都要控制比例。如果過度“超前消費”或過度使用杠桿,不僅無法獲得合理負債產生的正向效用,還可能因償還能力不足而導致資金斷裂或高額罰息,直接影響今后的生活。


第三,留足風險備用金,以確保不會直接影響到家庭和個人的基本正常生活。

   此外,借錢也要盡量借成本低的,那些高利貸你要小心。你應當適當的發掘其他的借貸方式,比如你可以通過互聯網借貸平臺借貸寶向父母、親戚借得低息或無息的資金。可能會令你的借款成本大大降低。


再有,當你的負債變得龐大的時候,適當的償還一部分負債本金,或者是借新還舊,能減少你的還息成本。

熱門動態

6场半全场胜负彩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