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投資有道 > 媒體報道 >  違規用戶玩“陰陽合同” 考驗借貸寶的智慧

違規用戶玩“陰陽合同” 考驗借貸寶的智慧

2017.04.11

在民間借貸流行這樣一句話:“借錢容易,還錢難”。指的就是一旦中了高利貸的套路,借款人也就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在民間借貸中,利率超過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4倍就被認為是高利貸。高利貸圈套多,陷阱多。簽訂合同時,貸款人把對方急著要錢的心理吃得死死的,給出的還款方案看著利息不高,期限也長,貌似劃算。但只要有一次沒還上,利滾利滾成雪球,就能把人壓得喘不過氣來。


據一名被高利貸追過的借款人透露,民間高利貸借款過程中還有很多“潛規則”,陰陽合同就是其中之一。所謂“陰陽合同”就是一真一假,比方講,在真正的合同中,雙方約定欠款30萬元,而在另一份合同中,書面欠款額達到了150萬元。如果未能及時歸還30萬元借款,則須歸還數倍于實際借款的金額。“風控人員”稱,這是行規。還會安慰你,這些做主要是怕你不還錢,他們有規矩做個形式,到時候你乖乖的還錢,不會真的問你要150萬的。


30萬的借款就這樣滾成了150萬。


此外,借款人實際借款5萬元,但合同會寫上10萬元,這是一個慣例做法,目的是為了約束借貸人一旦出現逾期,就按10萬元來計算本息。此類陰陽合同的存在也加重了民間借貸訴訟官司的復雜性。


近年來,隨著互聯網金融的發展,民間借貸中的陰陽合同也蔓延到網絡平臺上來。


陰陽合同有多狠?舉個實例,媒體曾報道過的大學生小包,通過國內最大的民間借貸債權登記平臺“借貸寶”聯系上一名出借人,并通過QQ聊天工具將自己的身份證照片和其他信息發送給對方后。小包在“借貸寶”平臺上與放款人簽訂了兩筆共計1500元的借貸合同。第一份借貸合同顯示,小包自即日起向出借人借款1000 元,利息按照年利率18%進行計算,借款時間為一個星期。第二份借貸合同的款項是500元,利率則為0。


按照兩張借貸合同的內容,一周之后小包一共需要還款本息總計約1504元。按時還款就完事兒了,這沒什么問題。但是事實上,小包拿到手的只有800元,一周之后卻償還1507元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事實上,小包一開始只是借款1000元,第二份借款合同中的500元0利率的借款,實際上只是放款人與小包把“押金”包裝成合法借款的操作。按照雙方私下約定,放款人將這500元通過借貸寶“出借”給小包,且要求小包將500元通過其他渠道(如支付寶、微信等)轉賬回來,作為1000元借款的“押金”。這500元一來一回,在平臺上產生了500元借貸合同,而小包卻沒拿到錢。此外,除了以雙方在借貸寶平臺上約定的利率支付利息外,小包還按照出借人的要求,向其一次性支付借款額20%的利息。按照這樣的操作,出借人將1500元出借給小包,小包隨后將500元押金和200元利息用轉賬的方式轉給出借人,而不是通過平臺正規還款途徑進行還款。根據雙方的私下約定,如果小包一周之內無法償還1000元借款,那么500元押金將不再退還給小包。與此同時,借貸寶上的兩份借款合同都將違約,成為逾期債務。


  一周以后,小包無力償還這1000元債務,卻用類似的操作,又一次通過簽署4000元的借款合同借到了1600元。就這樣,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經過幾輪“借新還舊”,小包借款所累積的債務就達到了近7萬元,其中有近5萬元的借貸合同實質是按放款人私下要求繳納的押金,押金金額由所借款項的50%到200%不等。而此時小包真正借到手的款項還不到1萬元。


類似小包這種債務明顯就是高利貸們玩的數字游戲。在放款時,通過違規操作,制造出比實際借款金額更高的看起來合法的協議(陽合同),實際卻和借款人在私下卻有另一套約定(陰合同)。有時,他們還會先扣掉利息,也就是“砍頭息”。比如借100萬,月息3分放一年,先按36%的年利率扣掉36萬,實際只給64萬,到期卻還是要還款100萬。回頭一算,賺來的利息36萬,除上本金64萬,實際年利率超過56%,可比約定的年利率高得多。

借來的錢,不用說利息是很高的,但借錢給你的人,絕對比你精明。他們知道利率超過36%是不受法律保護的,也知道大額的債權必須要用銀行流水,那么操作辦法就是,借10萬,給你本金就8萬或者7萬5,但匯給你卡上是10萬,再逼你去通過轉賬把那2萬或者2萬5要回來。


隨著互聯網金融的發展,高利貸們也與時俱進,不再逼你去ATM機轉賬取現了。記者調查發現,多位高利貸放貸人均把互聯網借貸平臺借貸寶作為操作平臺,此前,這些放貸人主要通過支付寶等渠道進行放貸。“支付寶沒有保障,借款的也有很多騙子,許多人錢一到賬之后,立馬就把出借人拉黑了。”一位放貸者稱。


上述放貸者認為:“通過借貸寶放貸,資金有保障。”這些放貸者一般和借款人限定的周息是30%,采取陰陽合同的形式,通過借貸寶A P P標明借款金額和數量,而實際還款卻通過線下進行。而在進行交易時,這些放貸者第一句通常是:“發一下你的借貸寶還款賬戶”。


經過媒體調查,高利貸往往伴隨高風險,他們為了減少壞賬,會充分利用網貸平臺的功能,與借款人形成線上協議,達到一個“陰陽合同”的目的。換句話說,放裸條的高利貸者先是通過QQ群、網絡搜索等完成交易,然后通過借貸寶作為自我保護的工具,防止他人拿借條騙貸。


雖然高利貸者握有借條,但出現逾期,相較于幾千元的借款,要付出巨大的追債成本。正是看中網貸平臺的征信、催收等相關服務,原本線下的高利貸者搖身一變成為了網貸平臺的出借人。


法律專業人士認為,“陰陽合同”是一種違規行為,在給當事人帶來“利益”的同時,也預示著風險。對中介責任承擔與否,法律上要有證據證明中介參與了陰陽合同,才會有責任問題。


多數合規經營的平臺也在致力抵抗高利貸,例如借貸寶平臺上的借貸雙方必須簽訂規范的借貸協議、按照國家規定對借款利率限定范圍、有實名身份認證等一套風控措施。客觀上,這對推動民間借貸市場走向規范化起到一定作用。但仍然難以完全排除有人濫用平臺。


借貸寶是借貸居間方,借貸寶作為一家信息中介平臺,只撮合借貸雙方交易,通俗的講,是為借貸雙方提供了線上借貸記賬功能,形成了線上具有法律效力的電子借貸協議也就是借條,本身并不進行放貸業務。


盡管如此,借貸寶在打擊違法高利貸上仍然做了大量工作,自上線以來,借貸寶持續排查賬戶近百萬個,對1600多個涉嫌風險交易賬戶進行了封禁處理。


借貸寶方面告訴記者,目前平臺已進行全局風控額度調整,降低用戶不理性借貸的風險空間,全面禁止了23歲以下大學生的借貸行為,并嚴格執行《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篩查貸款平臺的違規行為,盡到審查義務,及時屏蔽違規放貸人的信息和賬號并提交公安部門。同時嚴厲懲戒公布裸照、散布隱私、跟蹤、威脅等野蠻討債行為,跟催收剝離,讓“互聯網+貸款”這一創新規范有序運營。


 “平臺本身并不提供放貸服務,也不建議用戶通過借貸寶與不認識的人進行借貸交易。借貸寶一直堅決抵制高利貸、不正常高收益和脫離平臺的不規范交易等違規行為,但仍然有一些風險意識薄弱的用戶陷入高利貸的圈套”。借貸寶相關人士表示,“如果用戶通過線下協議致使實際借貸利率超過平臺最高年利率24%的限定,借入方若提供有效證據,我們可以通過司法途徑爭取幫助其減免不合法的部分。”


業內人士認為,正是因為借貸寶的出現,讓曾經普遍存在的民間借貸陽光化、規范化,且因為可追溯性的存在,抑制了曾經借貸黑戶的違規行為。相對傳統金融機構,乃至正在互聯網金融領域開疆拓土的所有同行、對手,借貸寶最大的突破就是允許人們自由借貸——借款自定義、出借自負責——這實際是對所有用戶進行了一次金融民主化的“技術賦權”。


互聯網平臺的責任一直是共享經濟時代廣泛爭議的話題,借貸寶把它延伸到了金融領域。值得肯定的是,借貸寶的態度并非強調脫責,而是主動承擔,為打擊高利貸推出了多重舉措。


縱觀淘寶到滴滴,這樣的平臺都需要經歷良幣驅逐劣幣的過程,從魚目混雜到井然有序,對于金融公司而言,重點在于信用風險的防控,借貸寶從此前打擊老賴到現在打擊高利貸等違規交易,都是在凈化平臺環境,以創造一個更安全的交易平臺。可以說,近來的媒體消息,對于借貸寶而言,并非完全壞事,或將加速這家網貸新星加速形成一個安全穩定的平臺,進而成為行業標桿。


民間借貸本就藏污納垢,借貸寶妄圖以一己之力通過互聯網將其標準化、規范化、陽光化,這個過程勢必是吃力又沾惹一身渾水。政策上一句“風險自擔”并不能解決平臺的逾期問題,與各種失信者的斗爭可能是網貸平臺最艱巨的任務,因為其中有些人可能來自社會的最陰暗處。


非法高利貸仍然是難以拔除的行業毒瘤,它們將“生意”拓展到互聯網平臺,對平臺和用戶構成雙重侵害,唯有監管機構與網貸行業形成協同機制,對非法高利貸進行共同打擊,通過疏通引導,方能正本清源,才能讓普惠金融真正惠及更多人。

熱門動態

相關閱讀

6场半全场胜负彩新浪